还是那条江、还是那片地, 北极村里留下的老农舍已真的不多了

又进漠河北极村,建制从村升格为镇了、4A变5A门票涨价了、那块镇村之石搬迁到北面的新广场、老板们对各种消费要价也不再温柔……那股乡愁和“土味”似乎消逝、趋利味渐兴,乡村出名红火之后的定律吗?徜徉在江边、广场和村道,寻找一个下次再来的理由。

夏日、田野的脉络

呼玛县境的鹿鼎山和画山紧临,公路沿西南坡缓缓而上,两山下嘎然一百多米深的断崖,脚下一片极开阔的田野、湿地、草甸、静静流淌的呼玛河,东北方可见十余公里外的县城;这里是金庸所作《鹿鼎记》的背景地、演绎韦小宝等一干神侠在此纵横江湖、行义天下的故事;偏远广袤之中,细细感悟大师的心襟情怀。

 夏日呼玛、黑龙江上游这个不大的县城显得凉爽安逸,江岸修得齐整而富有现代感;偏远的地理位置和不算富庶的物质生活,不妨碍人们把小城收拾的整洁有序、过自在自得的日子,生活节奏如同缓缓流淌的江水一般。

瑷珲胜山自然保护区、小兴安岭东侧茫茫六万公顷的林海,孕育有五千余野生物种,也是最北的红松生长带;园区虽有游历区狩猎区之分,并不适合一般的旅行者,大部分区域鲜有人迹,沿着守林人踏出的小路所见原始洪荒,奇木丛生、怪石嶙峋、巨石上都是厚厚的青苔,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、植物爱好者的天堂。

黑河俄罗斯风情园、城区以北二十公里——这里一年四季都静悄悄

黑河对岸的俄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、俄远东第三大城市;城区面积和人口规模并不大,已成为俄远东通往东北亚的重要口岸,横跨黑龙江的第二座大桥正在此建造,城区的大街、广场、博物馆,倒随处可见这个“战斗民族”的历史烙印。

瑷珲头道沟,古城以北两公里;黑龙江边这条普通的小溪流,两年后重返,还是那道沟壑那片草甸、那些放牧人和他们的牛羊群,淙淙溪流汇入大江,一派充满野趣的田园风光。

瑷珲古城的老建筑越来越少,原清代海关的官衙立于江边、成为古城标志性建筑;农村实行新居工程后旧房更少,似乎乡愁也随之褪去;这一栋青灰砖墙、原木立柱天花板、瓦楞盖大屋保存完好,所有的家什原汁原味、那股关外老东北的“土味”,区别于过去一般农舍的土坯草房、早先的这家肯定是大户了。

1 / 21

© blbc | Powered by LOFTER